他很不情愿的随着铃子走进了电影院。

  尽管平常他对电影这门艺术完全不感兴趣,但是铃子是他的女朋友,他们在一起许多年了,他总得陪她看场电影才是,人家都是这么说的。

  电影是上映了很久的爱情片,悲剧。铃子哭的一塌糊涂,他装模作样的递了纸巾给她,满心希望她靠过来,唉,这小丫头只知道哭,一哭把什么都忘了。他漫不经心的打量这个旧剧场,饶有兴趣的发现宽大的银幕下面是一个舞台。是的,虽然很旧但确实是一个舞台,一旁阴暗的角落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堆着。是道具吧?他想。

  电影这个时候结束了。领子拽了拽他的衣袖:“喂!咱们不要那么早的走出去吧!我想听听片尾的歌。”他体贴的笑着说:“行呀!”

  看着别人一对对的走出去,他已经开始盘算着呆会跟玲子安排些什么节目了。银幕上一片黑黑的,有许多不认识的外文字幕。女歌手的歌声曲折荡漾。不一会儿,剧场里只剩下他们两个。

  停电了?

  一片黑暗,有什么东西“咯吱”,“咯吱”的接近过来。他的眼前金光一闪。

  “阿杰!我怕黑!”玲子的叫声让他起了一种想要救美的冲动,她在哪里呢?他想抓住她,但是,奇怪的感觉笼罩了他的全身,他动不了!

  灯亮了。

  他看到面前是一对年轻的情侣。玲子挽着的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年轻人,那人向自己意味深长的笑着。”这里怎么有一个假人呀?”玲子说,他身边的男友做了个和阿杰平时一样的鬼脸说:“是道具吧!”

  他伸手一推,阿杰就倒退开去,咯吱的声音,是假人脚下的轮子。

  玲子和那个假的自己出去了。

  接下来的日日夜夜,阿杰度日如年,他整天被摆放在剧场的角落里,清洁工甚至懒的将他搬到库房里去。他作为一个假人的粗糙的身体落上了不少灰尘,并且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。不过他没有知觉,令他难受的只是不能从这个身体中冲出去。不能动,不能说话的作为一块废料的日子,让他都快要发疯了。

  一个没有节目的日子,那个假的阿杰回来了。

  “你好吗?”他眨着灵动的眼睛说,“过的怎么样?”

  阿杰愤怒的不能自已,然而,一片静悄悄。

  “看到了吧?你只是个假人了!而我,已经取代了你。下个月,我就要和玲子结婚了。”

  “哦?对了,你不能说话,呵,让我来猜猜你想说什么!我是谁?我是一个魔鬼。我很久很久以前就住在这里了,有一阵这里还有个剧团呢!那个时候……”魔鬼饶有兴趣的坐下来,大讲特讲:“我们演各种各样的剧目。大家都有分工,不过我就是不服气!我这么有才能,为什么只能演一个假人呢?后来我才明白,你说怎么着?我就是一个假人!哎,没办法,我就想到,为什么我不能做一个人呢?所以我就等待着机会。我不喜欢剧团里的任何人,他们都没有我发挥的余地!我等着,终于等到了你!你不觉的吗?我把你演得很像呀!什么?有多么像?你女朋友都没有看出来!我真的是个伟大的演员呀!”

  然后他在舞台上踱来踱去:“你看,当年,我就是在这个位置。我们演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的,女主角就是这样叫‘罗密欧呀罗密欧,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?’,然后……”他跳到另一边比划着,说着。阿杰眼里都要喷出火焰来。

  “你不要生气嘛。”

  魔鬼说:“这是命!你的肉体是注定为我而存在的。”

  “我不信!”阿杰使劲的想着,不知魔鬼能不能感到这声音:“我不甘心!把我的身体还给我!你这个畜生!”

  对方狠狠的瞪着他:“我不叫畜生,我有名字的,我叫做子筝,很多年前我是人的时候,比你英俊多了!你不要不服气,你只要在这里等待着,再过那么几十年,就有能力抢夺别人的身体了。你看,我对你多好!不过现在不早了,我要回家。失陪。”

  他敏捷的跳下舞台,消失在门口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整个地球上都会弥漫着阿杰绝望的吼声的。

  魔鬼子筝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,做什么呢?他不知道,扮演阿杰很久了,他喜欢这种不做自己的感觉,天知道那个家伙在剧院里是多么的孤寂。虽然自己以前也有这个感觉,但一解放,他就把它忘了。快乐快乐!既然可以有快乐,干什么要去想那个不快乐呢?

  一阵奇怪的乐声吸引了他,他走进了一间小小的乐器商店。

  点里虽小,人可不少,挤得满满的,听一位少女弹琴。

  她弹的是一把古琴。

  魔鬼的眼睛穿过人群,看到少女纤细的背影,她是背对着众人在弹,音乐四平八稳的,带着空灵的寂静。很久没有如此美妙的声音,一时间子筝什么也不想。白衣少女在湖边为他弹琴的画面深深的刻在他脑中。

  琴声终了,莫儿回身向听琴的人们点下头,匆匆走掉了。

  从乐器店的后门出去是一条小巷,很少人烟。她喜欢在这里逗留,两边都是墙,能走的路只有一条,现在搓着纤纤十指的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蹦跳了几下,她要走了,走下去,回家。

  什么?有什么?她回头。

  一个青年男子带了诡秘的笑容对着她看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“小姐,你的琴弹得真好听。”子筝说,莫儿白净的脸庞,大大的眼眸,黑黑的挽在脑后长发,给了他很久违的感觉。魔鬼动心了,他不能错过这女孩。

  “是吗?”她脸红了,“我,我弹的其实很……平常,我只是给姥爷的乐器店做些宣传。对不起,我要走了。”

  她跑掉,头也不回。

  阿杰没料想到魔鬼回来看他了,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看着这张自己的脸上一副迷惑的表情,他隐隐的兴奋了起来。

  子筝坐在舞台的边缘,两只脚在空中晃来晃去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?你那个女朋友有多么烦呀!结婚结婚吧!整天东挑西选的好不麻烦!刚刚我只是骂了她一句,她就哭着跑了,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忍受的!”

  “咯吱,咯吱”假人的轱辘在响。

  “想说话吗?那么你就说吧,你的话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。”

  阿杰想想,说:“你烦她?你不喜欢她?你不是说你可以很好的扮演我的吗?”

  “可是她实在是太烦了。”

  “是你没有进入角色,你根本就不是个好演员!只配当假人!”

  魔鬼愤怒了:“你胡说!我是个天生的演员!”

  “那么你为什么三心二意?为什么不好好的当我?因为你没有本事!”

  魔鬼大吼一声,假人”啪”的倒在地上:“你胡说!我就是个好演员!”

  “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!”

  “我是!”

  “哼,胆小鬼,你说你是好演员?那么有没有胆子跟我打一个赌?”阿杰说,他小心翼翼的,这是自己做人的最后的机会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三天之内,你能心甘情愿的取玲子为妻,在神的面前发誓说爱他。才证明你是个好演员。如果你做不到,你就只配做假人,你要把身体还给我!”

  魔鬼看着假人,嘴边一丝狞笑:“你当我是白痴呀!”

  他走了。

  “莫儿,下雨了吗?”

  “是的,妈,是的!”莫儿匆匆忙忙的把晒在院子里的衣服扯下来,四合院的门口,上次纠缠她的那个年轻人正看着。”你是谁呀?”她不客气的问:“找人吗?”

  “是呀!找你!”

  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  “我想认识你!我喜欢你!”子筝急匆匆的说,莫儿看也不再看他一眼,回到屋里把门一关,大骂:“神经病呀!”

  “怎么了莫儿?”……“没什么。”

  “很久以前,有人为我弹过琴。”魔鬼又回到剧场,开始他的独白。

  “可是我早已忘了那个女孩的样子。直到我看见另一个女孩弹琴的姿势,我才想起来。我想,我喜欢那个叫莫儿的女孩。”

  “你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我。”阿杰说,“把我的身体还我。”

  “你求我这么多次了,你烦不烦呐!”

  “你有病!”

  玲子的家里,她对镜梳妆,镜中的她红颜如玉,却面沉似水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她的好朋友燕儿问,“你快结婚的人了,不开心什么?”

  玲子的眼泪掉下来了:“阿杰,他变了,他不再爱我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?他不是很耐心的对你吗?我没看出来他有什么不同。”

  “以前陪着我的时候,我知道他很不耐烦,他之所以陪我是因为爱我。现在他跟我在一起很有耐心,但是我觉不到一点温暖,他不再觉得我很重要了。”

  “那你还要嫁给他?”

  “我毕竟,是喜欢他的呀!”

  门响了,子筝走进来。“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他问,然后坐下,丝毫没有注意到玲子脸上的泪滴。他是真的不爱自己了,她伤心的想。

  坐了一会儿,玲子的未婚夫走开了。燕儿拽拽好朋友的衣袖:“你,你听我说。”

  “阿杰他,好像有点不对劲。刚才我在镜子里看他,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是绿光!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

  “你自己看呀!”

  玲子容忍的笑笑,叫:“阿杰!”

  子筝走过来:“什么事?”他女朋友对着镜子在照:“我漂亮吗?”“嗯,很漂亮。”玲子插入头发里的双手停住了,像被雷击了一样。

  他走了以后,燕儿问:“怎么样?”

  玲子喘着气:“怎么会这样?他难道是……碰上了什么脏东西?”

  “莫儿!”她回头看,什么也没有。

  今天怎么了?这个平时充满友善的小巷看上去阴森森的,真不该呆到这么晚了才回家。想到这里,她加快了脚步。

  “别走,莫儿,陪我一会儿。”后面一只手抓住她胳臂。

  “啊——”她尖叫,马上被捂住了嘴。

  “我不想吓唬你,但是你对我太冷淡了。”子筝说,”我只是喜欢你嘛,为什么你每次都要躲开呢?”莫儿的嘴在动,他慢慢松开她。

  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  “我想留住你。”魔鬼说,一片黑雾把他们两个都遮住了。

  剧场里唯一有意识的假人阿杰看见子筝把个女孩抱进来。

  莫儿渐渐的醒了,子筝正在轻拂她的额头。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我的剧场,我的舞台,我的生命所在。你喜欢吗?”

  莫儿左右看看说:“实在是太破旧了。”

  魔鬼笑了,隐在黑暗里:“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舞台?这里是制造一个个梦幻的地方,在这里我们都可以不做自己,而是当别人。你不知道那个感觉,是多么的好。”

  可是莫儿完全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,她说:“我不认为这很好!你是在做别人吗?那么你的表白都不是真的了?我要走了。”

  “不!”魔鬼冲过去抱住她:“你不能走!我想……”

  “放开!”女孩挣扎着,直到完全没有动静。

  “你爱她吗?”阿杰嘲笑魔鬼,“可是你杀了她!她不动了,她在你怀里死掉了。这就是你的爱!伟大的演员!”

  “她不理解我。”子筝仍然抱着莫儿,“为什么她不理解我呢?她是我爱的人呀!”

  魔鬼懊恼着,最后把怒火发到了假人身上,他鞭笞阿杰的灵魂。

  阿杰做假人之后第一次有了痛苦的感觉:“打呀!”他叫,“真他妈爽!”呵,呵,呵,他在笑。于是子筝停下了手,丢下女孩,跑掉了。

  “为什么我的戏总是这样不成功呢?”走下舞台的时候,他大声的喊。

  莫儿的灵魂慢慢出来,她坐在阿杰面前。

  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她看得到他灵魂的样子,满是幽怨。

  “不是我,不是我!我是被困在这里的灵魂,杀你的是夺走我身体的魔鬼。”

  “那以后我怎么办?”她哭了,不过灵魂是没有眼泪的。阿杰企图安慰她,结果是徒劳。“那么我们想一个办法,整死那个魔鬼吧!”

  莫儿真的不哭了,他们想办法直到天明。灵魂无处可去的时候,莫儿住进了阿杰的假身体里。

  “这个是什么?”子筝拿着那个奇奇怪怪的东西看。

  “是我给你求的护身符。”玲子说,“戴上呀!能保佑你平安的。”

  魔鬼戴上,玲子快乐的说:“走,我们去看我叔叔吧!”她没注意那个符已经冒出了青烟。

  玲子的叔叔住在城外的寺庙里,那周围种满了桃树,他们两个走过的时候,很多桃花瓣掉下来。“多美!”玲子说。

  子筝也点头,降落的花瓣里仿佛有一个女人,很美。

  那是莫儿的形象。

  “你们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?”方丈客气完了,问玲子,

下页(1/2)
2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