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  黄沙漫漫,尘土飞扬。
  原本该一片萧条的沙漠却是遍地的喧哗,成千上万的奴隶在教工的教唆下吃力的搬运着石块。
  此地名为帝王谷,地势险峻,群山峻岭之中更显危险重重。
  帝王谷是古埃及历代王诸下葬的陵墓,所在地也在帝王谷最显赫的永生之所。而眼前一片忙碌的景象,是埃及臣民为他们的万世君王拉美西斯二世打造新的陵墓,以及西北方五里以外的另两所“永生之所”。
  一名女子悄然无息的站在帝王谷山峦最高的圣塔前,有些感伤的俯看着下面成群的子民。
  “公主,起风了,请回神殿。”走上前说话的是全埃及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首席祭司。
  “赫雷靡,这些人在做什么?”她正是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女儿魅缇娜公主。
  “这些奴隶正在为王以及公主打造永生之所。”
  “那剩下的一座是谁的陵墓?”
  赫雷靡微微擎首,似乎不太愿意说出来。
  “赫雷靡,回答。”魅缇娜不是很乐意的声音不耐烦的飘出来。
  “公主,您旁边的那座永生之所…是我的。”
  “你的?”魅缇娜吃惊的回头望向他,有些不能相信“赫雷靡,你好大的胆子!居然敢在帝王谷打造你自己的陵墓!你忘记了你只是一界臣子吗?”
  “公主,”赫雷靡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,连声音都冷得像是在下雪“这是阿努比斯的旨意,要我和公主殿下的陵墓永世相依相存。”
  “我和你?”她有些羞怒的跺跺脚,生气他居然拿出埃及的庇护神——圣狼阿努比斯来压她愤怒的气焰“你凭什么?”
  “公主,您的问题已经太多了,请回吧!”狂热的看她一眼,赫雷靡温顺的向她欠欠身,不待魅缇娜发话,已经平静的转身,向圣车走去。
  “你——”看着他渐远的行踪,魅缇娜不服气的嘟高嘴,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能够沉默到这种地步。她明白他对她的恭谨只是因为她公主的身份,因为他在埃及人的精神世界里是那样的至高无上!
  身为首席祭司,他本身拥有的法力让他显得与任何人都格格不入,而他最善用的诅咒更是让人又爱又怕,也因此,在她二十年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人胆敢惹恼他,久而久之,也就铸成了赫雷靡予取予求、自恃过高的个性,所有人都顺从他,不敢忤逆他——包括法老王
  不过——
  她偏不!鹿死谁手还不知道!
  “喂——”她拂逆的摆摆双手“本公主还要在这里小玩一会儿,你要去哪里不用等我!”说完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赫雷靡面前。
  赫雷靡回过头,已不见了小魔女,他摇摇头,自古以来有哪个公主像魅缇娜这般的——活泼讨喜?像他,只不过比她大了十岁,已经成熟到像个四百岁的老头子了。
  基于对她的爱慕和欣赏,他已为她为之倾倒!二十年来,他安静的等待魅缇娜的成长,希望能够在她的记忆里他就是全部。不过不知为何,她总是喜欢与他作对,但是他不生气,因为他相信,魅缇娜生来就是属于赫雷靡的!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“魅缇娜,你瞧你,哪有一点公主的模样?”
  “母后,你又要说人家了。”魅缇娜娇缜的拉开母后为她梳妆的手“难道你就不能换个台词吗?”
  “哎,母后老了,不中用了。连女儿都怪我多嘴。”艾蜜尔眼眶一红,一滴眼泪差点落下来,她背过身子,轻轻的抽泣着。
  “母后,女儿没有嫌弃你的意思,女儿爱你都来不及了。”明白母后是在唬她,但是屡试过后,她发现她仍然还是要中她母后的招。
  “那,母后的话你还是要听了?”
  “那…要看事情的大小来定夺。”她吐吐舌,害怕自己再次一脚踩进母后的陷阱。
  “真的?”看见魅缇娜妥协的态度,艾蜜尔性急的转过身,满脸的笑容让人怀疑刚才那个幽怨的女人究竟是谁?“那母后要你答应赫雷靡的求婚,你也会听?”
  “那…”愣了一下,魅缇娜想都不想就拒绝“是两码事。”
  “不行呐!我和你父王已经答应这门亲事了。”艾蜜尔一副苦恼的咬着手中的丝帕。
  “母后,你出卖我!”她瞬间气节。
  “魅缇娜,”艾蜜尔好脾气的拉下她的肩膀坐下“你想想,赫雷靡乃埃及万人景仰的首席祭司,与公主婚配,是王室的至高荣幸,而且还可加深祭殿对国王的忠诚。”
  “但是你们也不能拿我的一生开玩笑啊!”虽然怒火奔腾,魅缇娜依然耐着性子希望能够使母后回心转意。
  “魅缇娜,不要任性好不好?被赫雷靡看上,嫁给他,如今已是你唯一的选择了!”
  “我…如果你们硬是要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,我宁愿离宫出走!”魅缇娜的鼻孔因气愤而一开一合的张呼着“否则的话,就取消婚约!”
  “魅缇娜…”
  “母后,女儿绝对不可以嫁给他,我心意已决,今天的事我会当作没有听说过,我希望母后今后也别再提起。”她没好气的转过身,果真不再交涉此事。
  艾蜜尔忧心的叹口气,一种不祥的预兆瞬间降临。她是否多心了?魅缇娜和赫雷靡都是性格刚硬的个体,两者相碰,魅缇娜势必会吃亏,那么…只能期望赫雷靡的仁慈了。
  否则,埃及帝国的未来令人忧心。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第二章
  “法老,您的意思是,公主不肯嫁给我?”
  拉美西斯二世抱歉的点点头,俯视大殿下气势比他还要凌驾几分的赫雷靡。
  “赫雷靡,婚姻是不能够强求的。公主她心里不愿意,就算我能够强行让她下嫁于你,也不能给你带来快乐。埃及的女人有上万之多,你看得上谁,我一定赐予给你。”
  “不,除了公主魅缇娜,一个女人也配不上我。”敷衍的鞠了一躬,利落的甩开披在身后的披风,赫雷靡怒气冲冲的丢下这句话,便腾空消失在大殿上。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她竟敢抗逆他!
  她竟敢无视于他首席祭司的荣耀和一身无边的法力而断然拒绝他!
  睁红了眼,赫雷靡怒不可摄的瞪着不远处赏花的魅缇娜。
  今天她穿了一身白色轻纱,忽隐忽现出她那娇美的身段,胸前佩带的一排青金石、黑耀石打造的金链使她显得格外的雍容华贵。
  她的美令赫雷靡的怒气顿时减轻了不少。
  他压下怒意,毫无声息的走近她“公主。”
  魅缇娜对于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,手上的鲜花因惊愕而抖落在地。
  “赫…赫雷靡,有事吗?”他是怎么进来的?侍卫怎么不通报?哦,她差点忘了,他是无所不能的祭司。
  赫雷靡沉默的捡起掉落在地的花朵,兀自戴在她的头上。满意她没有丝毫的反抗,于是他放柔了声音,不想和她再有更多的争执“这样会更美。”
  看见她羞红了脸,却依然倔强的望着他的眼睛,他更加欣赏她的勇敢。
  “你以为你是谁?可以这样对我?”魅缇娜是红透了脸,却不是他眼中的娇憨而是怒火中烧。
  “为什么要拒绝我?”他的脸立即一冷。
  “啊?”她刹时头脑混沌,有些搞不清状况。“什么?”
  “拒绝我的求婚,你觉得很得意?”他的语气冷得像冰,让人由衷的不寒而栗。
  “我…”从来没有被人这样问过话,她要怎么回答才不至于伤害到自己?
  “还是你只是觉得好玩?”他再次逼近她,,口气像是在警告她。
  “我不爱你。”憋了好半天,她终于还是道出了原由。
  一阵狂妄的笑声传入魅缇娜的耳朵,只看见赫雷靡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,她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紧张。
  “爱?就是因为这么个可笑荒唐的理由?”
  “这个理由一点也不荒唐!”气恼他将她最神圣的憧憬当作笑话来谈,她倒抽口气。
  忽然,自赫雷靡的喉咙发出一连串的笑声 “公主,你逃不了,你逃不开我!”
  狂燥不安之下,魅缇娜毫不迟疑的伸出手,一个沉重的巴掌立即印在赫雷靡脸上!她无法忍受自己贵为公主,居然还要受到任何人的威胁!他不是她的祭司!他是她的魔鬼!
  他不愠不火的耸耸肩膀,似乎刚才那个响亮的耳光只是在他脸上拂过的一缕春风。
  “驯服你,让你成为我的俘虏,将成为我最大的荣幸。”他没有动怒的一字一句诉说着“公主虽然美丽动人,但还是一只仍具野性的高贵躯体,需要我慢慢来驯服——”
  “本公主永远不会屈服于任何人,你别在我身上痴心妄想!”她再次举起手,想重导复撤的扇他一巴掌,却在空中被他牢牢的握住。
  “我说过,你还没有经过我的驯服所以才会如此顽劣,不过我相信你以后会改变对我的态度的。”她加重手中的力道。
  魅缇娜敏感的退缩了一下,然后极力挣扎。
  “赫雷靡,我命令你放开我!”
  他没有听任她的意思,反而贴近她的耳旁,在她耳边小声低喃“我喜欢你的挑战。”
  像被人点了穴道般,她立即忘记了挣扎。她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手足无措过,仿佛是被他操纵的玩偶,无法再随心所欲。
  “为什么你偏要和我成亲?”她无比艰难的吐出这句话。
  “也许,和你说的一样,因为爱吧。”沉默了半响,他终于叹口气,然后消失在空气中,留下魅缇娜一脸不可置信的呆站着。
  他刚才说了什么?
  ——他说他爱她!那个狂妄自大的赫雷靡爱上了她?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第三章
  “公主。”一个声音自空中飘来,随后赫雷靡的身影出现在魅缇娜的房间内。
  “谁允许你随随便便进入我的宫殿?你这个人到底懂不懂礼貌?还有,请你没有预先说明不要突然出现在别人面前!”或许是他突然的出现使魅缇娜受惊吓过度,她一连串的语无伦次令赫雷靡不高兴的皱紧了眉头。
  “第一,我不是随随便便进入,因为我得到了国王的允许接近你;第二,如果你不再哇哇大叫,我会很尊重公主您;第三,这是我本身的法力,我无须刻意隐藏它。”虽然他很有条理的回答出她的问题,但是他渐渐高昂的声音显示了他的不耐烦。
  “你——”明知道和他斗下去只会是自己吃亏,她倔强的别过头“来干什么?”
  “为了让你能够爱上我然后心甘情愿嫁给我,你需要和我沟通。”他猛地勾住她的下巴要她面对自己。
  “没有必要!”她厌恶的甩开他的手,却又被他有力的手臂圈过。
  “你究竟想怎样?”她感觉自己的神经快要崩溃。
  “你还相信你那个无知的爱情观?”他嘲笑般的眼神若有若无的飘向满脸惊悸的魅缇娜。
  “是又怎样?”她真的是要气疯了。如果再受到他的言语侮辱,她宁愿就此死掉!
  “你知道吗?整个世界不会再有一个男人会是你爱情的终结者,除了我。”他继续的嘲弄她,却在不经意间爆出这个事实。
  他的话令魅缇娜吁了口气,无垠的空间在她的眼里瞬间开始紧缩,浓缩为魅缇娜的恐惧。她的心跳不断的加速,她几乎可以想象赫雷靡对她残忍地实施了什么。
  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  “知道为什么这阵子都看不见我吗?因为我正忙于做一场空前盛大的诅咒。”
  魅缇娜紧张的看向他,她发现他简直就是恶魔。
  “我诅咒了你的爱情和婚姻。在未来的三十天内,如果你不能够嫁给我,你就会永生永世被我的怨恨诅咒,孤独此生;即使你死掉,灵魂一样会被诅咒永生缠绕,不得终止。”他望向她的眼里有一团危险的火焰在熊熊燃烧“要破解诅咒,除非你在每个轮回的二十岁以前嫁给我!”
  魅缇娜被他灼人的火焰震住,思想在有限的空间内被赫雷靡截住。他低下头,得意的瞧见她循逃的恐慌“你不要想逃。”
  “你知道吗?你是魔鬼。”明白了自己的命运,她无可奈何的倒在地上。“即使我就是死,也决不会爱上一个被魔鬼附上灵魂的人。”
  回答她的是赫雷靡一阵狂妄自大的长笑,那种自内心深处发自的寒冷令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。
  “即使我的法力无法使你的心爱上我,我也要让你心甘情愿的为我所有。”
  “你休想!”
  “你想试试我到底有多大的能耐?”赫雷靡一把将她拉起,强行要她面对着他。魅缇娜不肯示弱的回视他,却不发一言,她用无言坦言对他的不屑。
  良久,他放开她。突来的力道使魅缇娜再次跌倒在地。
  “你看着,看着我如何惩罚你对我的不敬!”
  抛下这句话,.赫雷靡化成一阵风消失在空气中。一如他来时一样,她惊愕的看着他来去自如,却无能为力。
  这个世界上,还有谁能够阻止赫雷靡的疯狂?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第四章
  “魅缇娜,你究竟对赫雷靡做了什么?”艾蜜尔的到来,并没有

下页(1/3)
468